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時事政治 > 時政熱點 > 文化 >

時政熱點:一場守護生命的異鄉接力

2020-08-10 11:32:53 | 來源:光明日報

導語:中公時事政治頻道更新國內國際時事政治熱點,并提供時事政治熱點、時政模擬題、時事大事記及時事政治熱點匯總等。今天我們關注--時政熱點:一場守護生命的異鄉接力。

 

在西藏,達孜區人民醫院常務副院長華曄正協調全院開展病歷終末質控工作;在新疆,兵團第四師醫院放療科醫生游濤正幫助科室開展多項放療新技術新項目;在江蘇,王一茗、周飛軍等10名醫療骨干正接受為期一年的第30期中國援坦桑尼亞桑給巴爾醫療隊集中培訓……盡管相隔千里,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底色”——來自江蘇大學附屬醫院。

自20世紀60年代江蘇大學附屬醫院派出首位醫務骨干參加中國第1期援桑給巴爾醫療援助任務至今,已經有近60年時光。一甲子歲月,江蘇大學附屬醫院已累計派出援藏23人次、援疆9人次、援陜76人次、援非27人次,他們舍下牽掛的家人,奔赴祖國各地、異國他鄉,在艱苦的條件下堅守著一份守護生命的承諾。

不一樣的答案 透著一樣的初心

為什么選擇踏上“醫援”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然而不一樣的答案,卻透著一樣的初心。

作為江蘇大學附屬醫院首位援藏醫生,回憶起當年的決定,柳益書坦言:“符合條件,自然而然就報名了。”他告訴記者,當時要求的條件比較高,要具有副高以上職稱,并且業務水平要能夠獨當一面。醫院預選了3名符合要求的醫生,考慮到其他2名醫生的實際情況,他主動報了名。

對每一位“醫援”專家而言,家庭是放不下的牽掛。“媽媽你再不回來,我都不記得你長什么樣子了”。談起7歲的女兒對她說的話,徐芳瞬間紅了眼眶,當初她選擇“醫援”確實下了很大決心:“柳醫生的經歷給了我很大動力,第二年便也報了名。”徐芳依然懷念在西藏的一年時光,希望以后有機會帶孩子一起去西藏看看。

看到工作群里對口援藏的文件,楊麗萍第一時間在群里報了名。“我要去!”她迅速向上級領導匯報了想法,并起草了她走后科室運行的后備方案。問她為什么這么堅決,她的回答很簡單:“對西藏有憧憬,對援藏有渴望。”這是她人生中的“高光時刻”,“就想要拼命去實現”。

對越來越多的青年醫生來說,參加“醫援”是一次致青春的鍛煉。彼時,剛遞交入黨申請書的劉青也主動報了名:“希望自己能夠幫助別人,這樣人生才有意義。”原本半年的援藏任務,劉青主動申請延長為一年。在那里,一種更加被需要、被信任的感覺,讓這位年輕醫生產生了從未有過的職業自豪感。今年劉青已經向上級領導表達了二次援藏的意愿:“援藏,我隨時準備著。”

“我不是頭腦發熱,我是下定了決心要去非洲。”去年,剛新婚不久的王一茗在眾多親友“再想一想”的勸說下,依然鐵了心要援非,“援非是國之重任,作為一名青年醫生,我想去這個世界任何需要我的地方。”

參加過兩次援陜、一次援藏的張歆直言:“作為一名老黨員,我義不容辭。”提到豐富的“醫援”經歷,張歆笑著說:“我還有一處空白,新疆還未去過,如果組織有需要,我依然愿意前往。”

2019年還在執行援疆任務的周飛軍,收到第二年援非的通知,又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參加。“在援疆的這段日子里,兵團干部無私奉獻、開拓進取的‘兵團精神’,讓我深受觸動,也堅定了我再次踏上‘醫援’路的決心。”

重重難題 蓋不過濃濃溫情

在異地他鄉,“醫援”專家們面對全然陌生的環境,開啟全新的生活,其中的艱辛只有他們自己能夠體會。

對于久居平原的人來說,在平均海拔超過4000米的高原上工作生活,高原反應是要面臨的第一個挑戰。

南京出發,成都轉機,再到拉薩……輾轉了75個小時,援藏醫療隊一行到達達孜區人民醫院,楊麗萍的臉已經腫了一圈,“即使臨行前做足了抗‘高反’準備,到達達孜的第一周還是反應劇烈”。呼吸困難、心慌、頭痛、嘔吐、失眠接踵而至,幾乎所有的援藏隊員都被“高反”折磨得夠嗆,很多人的血氧飽和度降到了非常危險的區間,隊員體重下降最多達12公斤。

氣候干燥,是游濤對新疆的第一印象。“經常早上起床輕輕擦一下鼻子就出血。”由于環境變化、援助時間緊、任務重,持續的工作導致游濤視網膜剝脫,最終在兵團第四師醫院眼科門診做了視網膜激光凝結手術才得以恢復。

除了可能“要命”的生活環境,更讓他們苦惱的是,當地一些醫院的基礎設施、醫療條件都極其落后。

援藏醫生孫志偉回憶,最初醫院沒有專用的被褥,住院病人只能自帶,因為山路難行,病人基本都是舉家搬遷到病房,富裕點的還帶著煤氣灶和鍋碗瓢盆;整個醫院只有一臺心電圖機放在門診,病房搶救時要跑過去取;生化檢查只能查肝功能、腎功能及電解質,但不能及時出報告,治療方案只能根據條件來……

盡管有各種各樣的辛苦,溫馨的時刻卻也很多。

“援助期間,很多場景都讓我終生難忘。”范昕回憶,在前往達孜區7個駐村工作點開展巡診活動時,一下車便聽到村里的喇叭正播放著專家到來的通知,車前等候多時的老人用期盼的眼神看著他們,有的拄著拐杖,有的坐著輪椅,有的由工作人員攙扶著蹣跚走來。

這些老人有多年高血壓的、有高原性偏頭痛的、有關節炎的,看著樸實的老人被病痛折磨,范昕的心情十分沉重。“從早上9點一直忙到下午1點,雖然辛苦,但并不覺得累,感覺特別充實。”

2013年援藏的徐芳,至今還清晰記得援藏結束時離別的場景,“那時大家都忍不住哭了”。5年后,她獲得了一次重返達孜慰問的機會,剛到達醫院門口,從前一同“戰斗”過的當地護士長“朱哥”便沖進人群拉著她說:“走,我帶你看看醫院的變化。”每每回想起來,徐芳都感到溫暖異常。

守護生命的接力永遠在路上

回首過往,這場守護生命的接力,在為當地人民送去健康的同時,也在為當地醫院帶來前所未有的改變:在達孜區人民醫院開展首例腹腔鏡膽囊切除術、首例動脈血氣分析、首例無痛人流術、首例義齒修復,搭建和兵團第四師醫院之間的國內首個放療專用網絡遠程會診中心,幫扶安康市漢濱區第一醫院援建首個血液透析中心、首個胸痛急救中心……隨著大批醫療人才的到來,更多新技術新項目也在達孜落地生根。

然而,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每一位“醫援”專家都清楚地知道,開展對口支援幫扶,不僅要實現“輸血”,還要幫助當地醫生學會“造血”。

在達孜區人民醫院,當地外科醫生韓冰為了保持腹腔鏡手術的熟練度,一有空就會做夾豆子練習,這樣的堅持源于他的帶教老師范昕。

“作為援藏醫生來到達孜,不僅要接診看病,更重要的是要把當地醫院的兩個徒弟帶好。”范昕表示,每一位援藏醫生幫扶的時間是有限的,只有盡快幫助當地醫生在每一例診療中提高他們的專業技能,培養他們的工作習慣,才能讓援助的價值長久留下。

當范昕結束一年的援藏工作,徒弟韓冰也和他一起回到了鎮江。“我們醫院普外手術一年2600臺以上,腔鏡手術占比達70%,把徒弟帶到鎮江教,他們的經驗和技術都會飛速提升。”

去年,新疆兵團第四師醫院用于腫瘤病人做化療的直線加速器突然出了故障,接到求助電話,游濤在向上級匯報后立即乘坐最早的航班,在12個小時內跨越4000多公里趕赴當地,連夜花費3個小時修好了設備,成功保證了當天患者的正常治療。值得一提的是,正是由于游濤擁有豐富的設備維修經驗,為兵團第四師醫院節省了每年160萬元的保修費用。

“如果說2018年為期4個月的‘小援疆’是協助受援醫院開展放療工作的入門版,2019年的‘臨危受命’是進階版,今年為期一年半的‘大援疆’則是全面升級版。”除了開展新技術新項目,游濤今年還利用了江蘇大學附屬醫院的科研技術平臺,結合兵團第四師醫院實際情況,因地制宜地帶著當地醫生開展相關科研工作。

近年來,江蘇大學附屬醫院通過和西藏、新疆、陜西的受援醫院簽訂幫帶協議,以“一對一”或“一對多”的形式,對當地醫務人員進行定向培養,陸續接收了共24批158名受援醫院的醫務骨干前來進修,努力為當地打造一支帶不走的醫療隊。

“互聯網+”新技術也為醫療援助的形式與途徑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2017年以來,基于成功建立的“遠程會診中心”,江蘇大學附屬醫院與達孜區人民醫院、兵團第四師醫院、潼關縣人民醫院、漢濱區第一醫院以及醫聯體內各基層衛生機構開展了遠程會診220余次,遠程影像診斷4800余次,保證了即便“醫援”專家不在,也能夠通過當地醫務人員在前臺實際操作、專家在幕后指導把關的方式,實現從“輸血”到“造血”、從“前臺”到“后臺”的轉變。

援藏期間,范昕在機緣巧合下乘坐了一次青藏線鐵路,透過窗外,發現遠處每隔幾公里就有一個小綠點,近了才知道那是一個個穿戴整齊的士兵,在向經過的列車行軍禮。憶及此,范昕的眼眶濕潤了:“祖國每個角落都有人在默默奉獻著青春和生命。而我們選擇援藏,亦是一生無悔。”

(光明日報記者 鄭晉鳴 光明日報通訊員 高雅晶)

原標題:一場守護生命的異鄉接力

文章來源: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20-08/10/nw.D110000gmrb_20200810_1-08.htm

 

[聲明]本文僅供學習交流使用,不構成商業目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我們會馬上處理

更多相關信息請訪問中公時事政治

 

(責任編輯:李茜)
熱門課程

熱門圖書

關注我們

掃碼關注中公教育微信
微信號:wwwoffcn

 
 
广东11选五什么时候开盘